回到顶部
纯文本 页面 配色 辅助线 放大器 隐藏 重置 操作说明
首页 >
公安新闻 >
专题报道 >
警营先锋
警营先锋
消防英雄拄拐重上训练场 背后支撑他的是.........
文字显示:
作 者: 发布日期: 2018-6-13 关键字:
来 源: 南方都市报 更新日期: 2018-6-13

李盛元两个月前才做了股骨置换手术,走路有些踉跄,可听见门铃声,还是随妻子蔡斯迪来到门口迎客,一身军装整整齐齐。正如他在访谈中说道,军人的仪容仪表必须保持,纵使他领了一本残疾证,部队里多年养成的自律一点没放下,客厅角落里还是放着哑铃等健身器材,“这些年一直锻炼着身体,比如俯卧撑一直保持着,军人就要保持军人的身体”。 


再走入房内,窗明几净,清一色中式家具不见奢华而显清雅,阳台上的花花草草灵气活现。为了让一家人生活得更舒心,蔡斯迪不仅是老少照顾到位,家居环境也下了大功夫。一阵微风进屋,让人不禁感叹房子肯定住得舒适,蔡斯迪对此只是微微一笑。 

荣获“全国好警嫂“称号,荣登”中国好人榜“,2017年第六届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蔡斯迪这些年收获不少荣耀;今年,蔡斯迪、李盛元家庭又获评广东省文明家庭,这个家如何经历磨难,一步一步走出困境走向幸福,南都记者走进他们家中,倾听他们为家之道。

家庭简介

李盛元 现任广东省公安消防总队广州市支队特勤大队副大队长。在处置2006年“8·17”广州市钛白粉厂四氯化钛泄漏事故时,李盛元身负重伤。先后获得广州市杰出青年卫士、广东省杰出青年卫士、南粤消防英雄等荣誉称号。

蔡斯迪 李盛元妻子,现任广东省公安消防总队广州支队政府专职消防员,荣获全国好警嫂称号,荣登“中国好人榜”。2017年11月,被评为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


婚礼前一天,他才赶回去

“我又不懂送花,也没跟她看过电影,我情商真的很低”,聊起最初的相识,李盛元自嘲。

两人初识于2003年,彼时蔡斯迪即将从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毕业,经过亲戚朋友的撮合,李盛元带着看望老乡孩子的“任务目标”去探望蔡斯迪。就是这一身军装,蔡斯迪对李盛元留下了深刻印象,也感觉他为人踏实。

认识两三个月后,蔡斯迪毕业后回老家汕头工作,两人平时通过电话联系。偶尔遇上小长假,蔡斯迪来广州看望李盛元,两人逛北京路,在该辖区工作的李盛元居然连吃饭的地方都不晓得,只能跟着蔡斯迪走,“第一次吃肯德基就是她带我去的“,”他最爱吃的就是墨西哥鸡卷“。聊起这些往事,丈夫不断自嘲情商低,妻子称自己好心不计较,夫妻两一唱一和,满满的幸福溢于言表。

2005年,两人终于走进婚姻的殿堂,回忆起操办婚礼的过程,李盛元有些愧疚,照理自己应该承担的职责,因为工作缘故完全顾不上,“前前后后全都是她办的,婚礼前一天我才赶回去,过了13天我又赶回广州了”。

撑下去,她要维护这个家

婚后不久,蔡斯迪怀孕了,辞去了工作,来到广州,“我申请到了宿舍,可平时也只能她自己住,我一个月只能回来一两晚”。在李盛元看来,蔡斯迪作为一名独生女,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尤其忍受了异样的孤独——怀孕六七个月时,蔡斯迪需要自己在广州独自生活,没有亲友的协助,连自己的丈夫都成天不见人影。

几次事件经历,让李盛元担心得不行。某次出火警任务,回到车上发现蔡斯迪数次来电未接,联系上后得知,她出外买菜时候,遭遇抢包,吓得一直哭个不停,李盛元赶紧请假飞奔到妻子身边,决定还是将她接回单位一起生活。

“接到单位情况更不好”,不久后某次任务,当天大暴雨,大观路某化工仓库化学原料泄漏遇水反应自燃,产生毒气,李盛元与战友从下午6点出警作战,蔡斯迪则守着电台收听关于前方的情况交流,紧张得一刻不能放松。直到凌晨3点归来,李盛元发现蔡斯迪仍未入睡还在等他,他做了决定:送蔡斯迪回老家安胎。纵使走时蔡斯迪哭声不止,李盛元还是咬咬牙送走了爱妻。

可蔡斯迪担心的事情终究发生了。2006年8月17日,广州市钛白粉厂发生四氯化钛泄漏事故。李盛元带领15名官兵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在第四次带队闯入毒气泄漏中心区域关闭阀门时,李盛元从7米高的厂房二楼摔下,导致盆骨三处骨折,右手肘部粉碎性骨折,脑部挫伤并出血。

离预产期仅剩一个月,蔡斯迪在老家听闻消息昏厥了过去。她不顾家人反对,马上赶赴广州,在重症监护室见到了被仪器线管环绕的李盛元,尽管泪流满面,但她想到的还是安抚李盛元,同时表示她会撑下去,她要维护这个家。

产后在老家仅是休养一个月,蔡斯迪抱着孩子就赶回李盛元身边,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旁租住一间房子:又是照顾丈夫,又是抚养孩子,还时不时需要安抚家中老人的情绪,蔡斯迪以超人般的意志承受生活带来的磨难。

看着妻子的背影,他眼眶噙着眼泪

接受采访时,李盛元吐露心声,“她作为一名女性,尤其是独生女,对家庭的奉献做到了无私,照顾我的时候,小孩偶尔也会生病,大半夜她就要独自抱着孩子去看病”,躺在床上看着妻子的背影,李盛元眼眶噙着眼泪,这个在伤痛面前都不低头的铁血男儿,忍不住一股心酸。

“那个艰难时期,真的也要感谢单位,慰问和帮助从不间断”,李盛元感谢妻子的同时,指出若没有单位的支持,当时家庭的支撑也会捉襟见肘。

“我真的很感谢斯迪,远的不说,最近为了照顾我,她已经累到荨麻疹发作”,由于置换的股骨坏死,两个月前李盛元不得不选择再次手术置换,康复期为3个月;另一边,儿子李泽霖已经是五年级下学期,眼看着明年小升初,处于学业关键时刻,蔡斯迪也不能放松对孩子的管理。

“主要是晚上在医院,身体抵抗能力下降”,蔡斯迪瞒着丈夫偷偷吃抗过敏药物,直到李盛元出院回家,她因抗过敏药物吃多了失效,荨麻疹周身发作,手脚可见。李盛元看在眼里疼在心上,自己倒是出院了,妻子又生病了,还得她自己去看病。

经历暗涌,重新找到自己的位置

然而在生活的表层下,个人心理情绪波动和暗涌,李盛元此前未曾道出。李盛元坦承重新回归社会,自己经历了心理上的挣扎。“无论是治疗还是生活,其实我们得到了很大的帮助,再凭着斯迪的奉献,我们都走过了。但是有些事情,我需要自己去办理,譬如去银行办理业务”,李盛元清楚记得某次在银行排队办理业务,自己证明了现役军人身份,出示了残疾证,却依旧换回“等待”的回应,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疼得实在难以忍受,却眼看着VIP客户优先办理,说起这事情,李盛元还气得直叹气。

而心理受到最大的创伤,是来自于和儿子出行的一次经历。某次,勉强能行走的李盛元拄着拐杖,带着刚学步的小泽霖在较场西路散步。“突然间一阵大风刮起来,天气一变,路上所有人都跑开”,行动不便的李盛元反应不过来,受到惊吓的小泽霖更是吓得抱住李盛元的大腿直哭直喊“爸爸,爸爸,我害怕”。“我扔了拐杖,坐在地上把儿子抱在心口,自己都流眼泪了”,过了约莫5分钟,风势过去,李盛元才得以倚靠着路旁一根大柱子,紧紧抱着儿子。

“有时候,孩子跟我出去,会问我能不能爬树,能不能爬到那墙上,我都说爸爸以前可以,爸爸以前可是业务尖兵”,过往和现实造成的差距,如同一把刀刺进了李盛元的心窝,蔡斯迪逐渐看出了端倪。

“他就是感觉自己拄着拐杖形象不好,生活质量也下降了,可我觉得这算什么呢,调整自己心态更重要呀”。蔡斯迪没有停止过对李盛元的劝导,但是这一个情绪的出口还不够。

2011年,李盛元主动申请返回部队,被任命为特勤大队副大队长。不能再参与一线灭火执勤,却可以走上训练场将经验传授给其他战友,李盛元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价值重现让他乐此不疲,甚至是拄拐在场上长期坚持站立。

心理治疗还有一剂药,就是家庭作为典型进行宣传,尤其蔡斯迪多次获得荣誉,参与各类报告、宣讲,将自己家庭的故事讲述出去鼓舞更多人,让李盛元感觉自己家庭的不幸,可以转化为另一个方式的社会贡献,自然抚慰了心灵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