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纯文本 页面 配色 辅助线 放大器 隐藏 重置 操作说明
首页 >
公安新闻 >
专题报道 >
警营先锋
警营先锋
35年奋战在基层一线,生前用的还是30年前的被子
追忆谭耀华
文字显示:
作 者: 发布日期: 2017-8-10 关键字: 1
来 源: 南方法治报 更新日期: 2017-8-10

近期,全国各地的同行陆续到广州火车站广场派出所交流学习警务思维和安保模式,而此刻,广场所的民警也不禁缅怀起,为广州火车站安保方案倾注毕生心血的已故所长谭耀华。


谭耀华是一位勤政、廉政的好警察。从警35年,他兢兢业业,一生清廉。每逢春节,他便吃喝都在派出所,全身心投入到春运工作中。2015年春运期间,一直以为是腰疼的他原打算坚守岗位至春运结束后再去医院检查治疗,谁知一入院便被确诊为肺癌晚期。住院12天后,谭耀华停止了呼吸,享年52岁。 ?荣誉录从警35年,他曾荣立个人二等功1次、个人三等功2次,荣获个人嘉奖12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3次、人民满意警察2次、春运安保先进个人2次。20159月,其被公安部追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

甘守清贫 生前用的还是30年前的被子

认识谭耀华的人都会说,他的一生活得特纯粹,35年扎根广州治安最复杂的流花地区,实现了广州火车站广场由乱到治的转变,创造了“一分钟到场、一分钟开枪、一分钟处置”为核心理念的全新火车站安保模式;他一生活得特干净,清贫一生,却成为女儿人生的榜样,赢得同事和市民的交口称赞。

谭耀华的父亲早逝,从小到大他与母亲、妹妹们一家四口挤在10平方米的公租房里相依为命。上世纪80年代初,时任越秀公安分局团委书记的谭耀华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30多岁才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妻子何文华。1997年,他们的女儿出生在这间小屋,妹妹出嫁了,小屋里依然是一家四口,不改其乐。

1998年,谭耀华赶上了单位最后一次福利分房,一家人终于有了一间位于8层的楼梯房,这也是他唯一的房产。这个极其普通的家,一切的家具摆设,至今还是他们当初结婚时的模样。尤其是那张漆皮早已褪去,裸露出岁月木纹的茶几,还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款式。


熟悉谭耀华的人都知道他的两大爱好:一个是抽烟,那是他应对繁重的工作任务唯一的减压方式;还有音乐是谭耀华俗世人生的挚爱,他尤其偏爱古典音乐。因工作原因,谭耀华常常无法照顾家庭,他的妻子长期打零工收入微薄,他的那份薪水是这个四口之家得以维持的“命脉”。加之母亲年事已高,医药用度增加,谭耀华长期买的是最便宜的烟。他爱喝茶,精打细算的妻子就去茶叶市场批发……谭耀华的岳母提醒过他:“领导那么信任你,有空你也去领导家里坐坐,说说家里的困难。”对岳母的好意,谭耀华只是借口说:“我不知道领导家在哪里。”

作为广场派出所的党支部书记,谭耀华的同事都说,他是个廉洁之人。“他自己没有用过公款一分钱,也没用公款请吃过一次饭,所里立功受奖的奖励金,全部开支给加班民警吃宵夜……”

谭耀华当所长时,曾志坚是教导员,他们是老搭档。曾志坚特别赞同谭耀华生前爱说的一句话:“我们广场派出所就两块水泥板,不长草,谁想来这里捞一把的,趁早走……”

广场派出所辖区一家酒店的李老板更是感慨谭耀华的“不通情理”:“我们酒店两次被盗,都是谭所长带人来破的案,过年了,我送个水果篮去所里是人之常情,但他两次都给我退回来。”

曾志坚告诉记者,谭耀华的生活极其简朴,长年累月都穿着警裤,收拾谭耀华留在单位的遗物才发现他一直用着上个世纪80年代在公安学校读书时用过的被子;谭耀华生前的全部存款不到2万元,连抢救他时急需的5万元医药费,还是他妻子开口向单位借的。

大公无私 生病了仍不想给组织添麻烦

谭耀华是家里的正能量,其一言一行都被女儿看在眼里,在女儿心中,父亲是她的人生榜样。“广东省公安厅的叔叔阿姨对妈妈说,我是二级英模的孩子,可以保送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可我不要沾父亲的光。”谭耀华的女儿说,这是父亲一直教导她的,做人永远要靠自己奋斗与实力,所以,她靠自己的努力考上华南师范大学。

谭耀华牺牲后,妻子在整理照片时才发现,他们一家人只去过6次公园,谭耀华只参加过3次女儿的学校活动。“就算休假,他也不敢外出,怕派出所有事自己不能及时赶回来。”何文华说,谭耀华参加工作后唯一一次全家的旅游就是去了清远“一日游”。自谭耀华到广场派出所任职以后,他们家就再没有留下过一张照片,所以在谭耀华的弥留之际,懂事的女儿守在父亲的床前,用手机自拍,为他们这个三口之家留下了一张永远的纪念。


连休假都想着工作,生病了想的仍是不给组织添麻烦。谭耀华在临走前,拉着妻子的手交代道:“自己能克服的事情,就不要给组织添麻烦。”

时任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的赵铁英是谭耀华肝胆相照、患难与共的战友与兄弟。赵铁英伤感地说道:“一个真正无私的人,他的伟大,谁都看得见。” 公正廉洁 不为任何人开以权谋私的“口”

谭耀华的朋友圈极干净,甚至没有一个做生意的朋友……但戴征国是个例外。

戴征国是谭耀华妻子何文华同学的老公,是一家医药公司的负责人。1995年,谭耀华、何文华结婚的时候,他是伴郎,他叫谭耀华“华哥”,从此这一声“华哥”就是几十年如一日的莫逆之交。

谭耀华走之前的那3个月,是戴征国人生最艰难的日子,他的母亲截肢、谭耀华的岳父中风,加上谭耀华患癌,三个人同时住进医院,联系医生、确定治疗方案,都是他一手操办。谭耀华走的那天,正好是戴征国的母亲做截肢手术的日子,按理他作为母亲唯一的儿子应该守在身边,然而,他选择了一直守在“华哥”身边,直到“华哥”望着他们咽下最后一口气,他为“华哥”穿好衣服,守着他入殓,流着泪一个劲地对殡仪馆的师傅说,轻一点,轻一点,别弄疼了他……像一母同胞的骨肉兄弟一般尽到了最后的责任。直到把“华哥”的事做妥贴了,才赶去他母亲身边陪护。

问世间情为何物?非亲非故,却可以情同手足。

其实戴征国与谭耀华之间有一件往事,是很让人揪心的。


那一年,戴征国的母亲做心脏手术植入了6个支架,无法坐飞机回去江苏老家,只能坐火车,需要谭耀华帮忙送去站台,这是他们哥俩交往多年戴征国第一次开口求谭耀华办事。然而,谭耀华只是帮忙送到了出入口,因为过了出入口就是铁路部门的“地盘”,即便是最亲的人,谭耀华也不愿开这个以权谋私的“口”。

勤政有为 广州火车站广场由乱到治

广州火车站的站前广场曾是“乱”的代名词,盗窃、抢劫、诈骗、吸毒、乱摆乱卖、小偷小摸等行为虽经过长期综合整治,但仍然屡禁不绝,严重影响广场秩序和乘客的安全。

20128月,谭耀华调任该所教导员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联合城管、街道等相关部门整治广场秩序。谭耀华整治方案一针见血:派有经验的所领导带领民警,佩带执法记录仪,拿着随身DV依法控制商贩;城管负责整治乱摆乱摆的货物;其他组别分别负责押送转移。同时,派出便衣小组,专治小偷小摸、诈骗和拉客仔非法拉客现象。

春运期间,谭耀华调整思路,将广场派出所民警分为四组:服务组专职服务老弱病残等特殊群体;巡防组负责广场治巡防;便衣组按照“节前防控、节后打击”的工作思路,严打“拾物平分”“办健康证”“扮老乡接人”和小偷小摸等违法犯罪活动;值班组主要负责调解广场各类纠纷。通过多年整治,广州火车站实现由乱到治。


“谭所牺牲前一年,我们的案件类警情一年减少了34%。”曾志坚说。在他看来,谭耀华是创下火车站地区300天没有刑事、治安警情记录的功臣。

谭耀华是广州公安历史上最早用电脑制作安保地图的专才。“他就喜欢琢磨,然后将安保方案制作成图片,哪个位置多少人,巡防路线怎么走,铁马怎么摆,一目了然。”曾志坚说,谭耀华给派出所留下大量珍贵的“遗产”中,他的安保方案就是一本本珍贵的秘籍。根据谭耀华生前的设想,去年,广州火车站广场设立安检棚,至今已查获各类刀具近19000把;同时上线的动态人脸识别系统,更是为火车站广场增添了一道防控铁网。